本站所有圖文受 創用 CC 授權條款 保護,將保留日後的出版權利。非經授權,請勿刊載於任何公開媒體,嚴禁全文轉貼,歡迎網摘內文1/3分享,需註明「瘋狂長腳走天下」文章網址,彼此尊重是網路交流的基本禮儀,感謝網友們的支持與配合。
如有任何提問請使用右側留言版,或在該文章裡直接留言會獲得較快的回覆。若是採訪或合作邀約才按此聯絡,否則不會獲得回覆,並請依序註明:聯絡方式、單位、聯絡人姓名、合作事項、薪酬等內容,謝謝您的配合。

2009年6月7日 星期日

台灣的愛與寂寞~一位瑞士記者眼中的台灣

以下文章轉載自

瑞士記者眼中的台北-2007-01-22(文/顏敏如) http://www.mjswiss.com/detail.php?ya_id=145

經本人彙整訂正及修改編排貼出,此篇可做全文轉貼,僅需列出本站文章連結即可,謝謝合作,感恩阿

原作者:David Signer 翻譯者:T.Y. (Jade) Lee 德文修正:顏敏如

和去年(2006)一樣,是在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情況下接到他的電話–David Signer,蘇黎世Weltwoche週報國際版的編輯。不同的是,這次不再需要我提供採訪名單及有關台灣的訊息,而是傳來一份中文譯稿,希望我能代發。

Signer去春在台北採訪後,寫了篇報導刊登在瑞士德語區,有67年歷史,政治立場傾右的高品質讀物「世界週刊」上。約一個月後,該文即被譯為荷蘭文。 我曾寫了篇文字對這份報導做重點介紹。半年後的現在,終於有了中譯文的出現,而中譯的原委,請看下面譯者自己的說明。

David Signer給我德文原稿的篇名是「Taiwan」,發表時,「Leben im roten Bereich生活於警戒之境」是週刊主編所下的標題,到了荷蘭則成了「Love and Loneliness in Taiwan台灣的愛與寂寞」。有趣的是,瑞、荷兩地不同的標題,顯示這兩份媒體對同一篇文章的不同閱讀角度,卻對於報導內容有了提綱挈領、畫龍點睛之效。

我以德語原稿對照,訂正中譯文時,發現有些部份並未譯出。後來才知道,譯者所參照的,未發表的英譯並不完全。我除了把中譯文的句子、標點做了更動之外,經過和Signer商量,還將未譯出的部份一併補足。現在讀者看到的將是完整的報導。

Signer赴台之前,看了台灣導演的電影、讀了台灣作者的翻譯小說、搜集有關資料、向我提出問題。這種種事前的周詳準備工作,就是要把自己「沈浸」其中,就是要儘量提供瑞士讀者,台北較真實的一面。我們不但可以從他的報導讀出一位敬業新聞工作者的用心,更應自問,台灣的媒體何時能資助優良寫手對其他國家做深入報導。而他所提出的,台灣如何使自己無可取代,則是值得朝野深思的議題。 

以上作者為顏敏如

下篇原文:

2006年七月一日刊登於荷蘭報紙(荷文版)

德文原版

 

寫在翻譯前 :

這篇原文Love and Loneliness in Taiwan的作者David Signer是曾在台灣待過兩個星期的一位瑞士人,在歐洲所發表為荷文、德文的文章。筆者知道此文章是一位歐洲友人口述給我聽的。

當時我聽到此文章時,對歐洲人以自己文化來看台灣的觀感時震懾住了。但思之再三卻又時感驚訝又時感戚戚。我請友人為我翻譯為英文,我們也去函詢問TROUW該報轉譯中文發表在網上的可能性等等,接著去函給原作者,原作者應允中文翻譯公開發表後,筆者開始著手,但因為私人因素所以延遲了工作。

作者David Signer ,1964年生,是一位歐洲的人類學家,專研人類學與社會學。走訪過中東、非洲各國,對文化有深入的研究。其以歐洲人的文化背景與觀點來看台灣,讀者可以得見作者著實下了番工夫去瞭解台灣的歷史背景、政治經濟與教育現況,尤其是其以不偏不倚的人文立場客觀地看台灣的現象。

在翻譯過程中,筆者與原作者通過mail。他告訴筆者無意為文使任何人不悅,但是以一個外國文化來看台灣,在某些特定事情上確實讓他吃驚。筆者不是專業翻譯者,且轉譯了兩次不同語言,字字計較地去深入瞭解作者的寫作感情與文化背景是我努力的。 在您讀過這篇文章後,是否也正思索著作者所述的某些點正巧也碰觸到深愛台灣的你我的寂寞與愛呢?

T.Y. (Jade) Lee於 Jan. 5, 2007

 

How is Taiwan? There is no country in the world where the people make so many working hours as in on – 2282 hours a year. Over 30% of the people work more than 62 hours a week.

世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人像台灣一樣,工作時數每年高達2,282小時,30%的人每週工作超過 62小時。

Taiwan is the second densest populated country in the world. Only in Bangladesh live more people per square kilometer. Although Taiwan is smaller than Switzerland it belongs to the 20 most successful industrial countries; Taiwan is market leader in notebooks and there is no country that has more mobile phones (1.14 per citizen of Taiwan).

台灣人口密度高居世界第二,只低於孟加拉。雖然台灣面積小於瑞士,卻是20個最成功的工業國家之一。台灣是筆記型電腦製造的領導先驅,有世界第三大外匯存款,也是手機密度最高的地區(平均每人擁有1,14支手機)。

Furthermore there are only three countries that have less sex than the Taiwanese, and according to the French magazine "Elle", Taiwanese women are the unhappiest women in the world. Taiwan has also the most near sighted people. So how does this all relate to each other?

然而,只有三個國家的性生活是少於台灣,且根據「Elle」雜誌研究指出,台灣女性是世界上最不快樂的。台灣同時也是最多戴近視眼鏡的國家。這些現象之間彼此有何關聯呢?

Twenty years ago Taiwan changed from a dictatorial country to a democracy and speeded up the modernization in a fast pace. And now we see the strong Confucian working-moral besides gay-clubs and piercing studios. Colorful Taoist temples along side big glass skyscrapers and supermarkets that are open 24 hours a day. Since Tsjang Kai-sjek, the rival of Mao, fled to Taiwan in 1948, Taiwanwas seen as a rebellious province. Taipei as capital, with all direct surrounded sub cities, has a population of around 8 million people and is in a sense a post modern version of Peking .

20年前台灣從獨裁轉型為民主,現代化與自由化同時快速進行。也因此,嚴謹的儒家工作倫理與同志酒吧、刺青商店同時存在。多彩的道家廟宇,就在電子產業的玻璃維幕高樓及24小時營業的超市旁邊。自從毛澤東的對手蔣介石1948年退守到台灣,中國就一直把台灣視為叛逆的一省。如果自由化繼續進行,二十年後的中國可能就像現在的台灣。而連同附近城鄉合計約有800萬人口的台北,就是北京現代化後的願景。家庭是台灣社會變遷中特別引起注意的生活範疇。

In many households the man and woman both have a job, they not only make long working hours, but also even in different cities. They only see each other in the weekends. The children are often raised by the grandparents who display a worldview that has almost nothing to do with current reality. For Taiwanese there is almost nothing more important than good education for their kids, therefore they are overloaded with courses and extra classes after regular school often till late in the evenings.

在許多家庭中,夫妻兩人不只是長時間工作,甚至在不同城市工作,且保有各自的住處,只在週末見面。由祖父母帶大的小孩,其價值觀也因此來自幾乎是與現實脫節的世界。對台灣人來說,沒有任何事比給孩子更好的教育來得重要,因此孩子們常常在晚間也必須承受許多額外的課程。

In Taipei I visit a surgeon at his home. His 6-year-old daughter is taught English at school, but she has extra classes English in the evenings besides painting, dance and piano lessons. With proudness she plays classic piano parts without music paper. In August the whole family goes to the USA to improve her English even more at a summer camp.

我在台北時拜訪了一位外科醫生,他六歲的女兒已經在學校學英文,但是在晚間,她除了必須再學英文之外,還有畫畫、舞蹈和鋼琴。她很驕傲地不用樂譜就彈得出古典曲子。八月,他們全家會到美國去,讓女兒參加兩週的暑期營隊,以增進英文能力。

I ask the father if he is not afraid that the pressure on the kids might be too high. From Japan more and more stories are heard of children who commit suicide because of the shame of failing an exam. "Yes, sometimes all the effort is for nothing," says the surgeon. "Sometimes the musical wonder kids play virtuously when they are 14, but when they become 25 the difference fades between the kids who started only at the age of 10". The father also mentions the competition between the parents that cannot be avoided.

我問這個父親,難道他不怕給孩子太多壓力?不是常聽說,日本孩子因考試失敗感到羞恥而自殺嗎?「是的,有時所有努力會化為烏有。」醫生說,「比如有些鋼琴神童,十四歲就能將琴彈得很完美,但到了25歲時,他們彈琴的技巧則無異於從十歲才學起的水平。」這父親也提到在他的周遭環境中,父母與父母之間無法避免的競爭,他甚至用了「全副武裝」這樣的字眼。

And on top of that there is the 1 child policy – in Mainland China> obligatory, inTaiwan based upon choice and quite common. So of course there is more money and energy spent on the child to stimulate it even more. The emphasis upon educating and performance of the kids is characteristic for all Confucian countries like country-region China, Japan, Korea and Singapore.

一胎化在中國是政策,在台灣則成了可以自由選擇的目標,和大家庭比起來,當然就會把更多時間和金錢花在提昇唯一的孩子身上。強調教育與成就是深受儒家思想影響國家的特質,例如中國、日本、韓國和新加坡。

But in Taiwan the people want the world to show that they are the better than China . From 1895 till 1945 Taiwan was occupied by Japan, after that period it belonged to China. After the Second World War when Mao's army defeated the nationalistic army of Tsjang Kai-sjek, they fled with 1,5 million citizens (mostly of them high developed and upper class), 500.000 soldiers, and the national treasure to Taiwan. Mao as well as Tsjang Kai-sjek saw themselves as the one and only representation of China. The official name of Taiwan is still "Republic of China".

台灣不僅也是如此,更由於歷史背景因素,台灣人希望展現給世界的是一個更好的中國。從1895年到1945年台灣被日本佔據,接著被中國接收。二次大戰後毛澤東戰勝國民黨的蔣介石,蔣介石帶著150萬人民眾(大多數是有高教育水準的上層階級)、50萬軍人和國家寶藏來到台灣。毛澤東和蔣介石都自視為中國的唯一代表。至今台灣的正式官方名稱為「Republic of China」。

The USA armed Taiwan as a buffer against communistic China and Tsjang Kai-sjek never gave up his goal to conquer China again up to his death in 1975. Taiwannowadays has a population of 24 million people, China 1,3 billion. The island country is economically a world power but politically isolated. Taiwan does not even have the status of "observer" in the UN and is only recognized as a country by 27 other countries like Palau, Kiribati and ,Swaziland .

美國高度武裝台灣以對抗共產主義的中國大陸,蔣介石直到1975年過世為止,不曾改變他收復中國的目標。台灣有2,400萬人口,大陸13億,這個海島有世界超強的經濟,但是在政治上卻是孤立的,台灣甚至沒有聯合國觀察者的身份,只被27個國家所承認,像是帛流、吉里巴斯共和國和史瓦濟蘭等。

This is because China refuses any political relations with countries that recognize Taiwan as an independent country, and who does, especially today, want China as an opponent?

這是因為大陸拒絕和承認台灣的國家有外交關係,特別是今天,誰承認了台灣就無異與大陸為敵。在台灣可以感受到中國以一種矛盾的方式存在。

Continuously Taiwan experiences the presence of China like a big brother you want to push off but always keeps the lead no matter the distance. Taiwan always stipulates that it respects human rights, nobody will die from starvation, there is freedom of thought and press, Taiwan is progressive, democratic, liberal, cosmopolitan, post-industrial and post modern; the better China. But is seems like the citizens of Taiwan situate themselves in a jumbo jet: if the pace slows down below a certain speed, then it will crash.

在台灣可以感受到中國以一種矛盾的方式存在。中國就像一個大哥,台灣想要和他保持距離,可是這位大哥卻又權威性地不肯離開。台灣尊重人權、沒人苦於饑餓、有言論與媒體自由;台灣進步、民主、自由、國際化、後工業化、後現代化;總之,是一個更好的中國。在台灣可以察覺到一種清醒、一種警覺,這情形讓人想起以色列。這個中東國家除了強調它的合法性之外,也要表現得比敵對的鄰邦更好。可是台灣人民則更像是一架使勁飛翔的噴射只要把速度減慢到某個程度,就會墜落。

Sheena Chang is editor at the China Times. Her daughter of four is having extra courses in English. Sheena is keen on getting her daughter to a national University. These are better than the private universities and even cheaper. This leads to the fact that especially children born from highly educated and rich parents, who can afford the extra courses, can enter the 'better' Universities. The fee is low there and children of the lower class have to pay extra for the 'lesser" Universities.

Sheena Chang是中國時報的編輯,女兒四歲時已經上英文的課外補習。她希望女兒能讀國立大學。國立比私立大學更好而且更便宜。這導致一個弔詭的現象:特別是受高等教育且較有錢的父母,他們能提供孩子額外的課程學習,讓孩子能進入收費少的「好」大學;而低社會階層的孩子則只好去「壞」的大學。久而久之,自然會加深貧富懸殊與城鄉差距。

Sheena Chang comes with another Taiwan-record: nowhere in the world kids sleep less than in Taiwan. She calls people like her 'pm-people', coming from post meridian. 'I am going to work at 2 pm (14:00) and return at 10 pm (22:00)'. Most people working in the IT business work at night, because their customers in Europe and USA are then in their daytime. The children of these 'pm-people' stay up till midnight with them: they eat together, watch TV and play computer games. But the kids in contrary to their parents have to get up at 7 am to get to school.

Sheena Chang還展示了另一個台灣紀錄:根據她的統計,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的孩子睡眠像台灣孩子那麼少。她把自己和與她同樣的人稱為「pm people」。「我從下午兩點開始工作,在晚上十點回家。」大部份資訊科技產業的人在晚間工作,因為這剛好是歐美客戶的白天時間。「pm people」的孩子和他們一起熬到午夜,一起吃東西、看電視、玩電玩。但是和大人們相反地,孩子又必須在早上七點起床。

She tells the story so business-like that I carefully ask if that does not hurt the health of the kids. 'Maybe so', she says, 'but it makes them also stronger. This way it makes them stronger to cope with pressure later. The biggest concern is the grandmothers who spoil the kids. They only stuff them with food, but don't teach them anything.'

她這種不帶情感的客觀陳述,讓我小心地問,這樣不會損害孩子的健康嗎? 「也許是。」她說,「但這讓孩子有更強的抵抗能力,也能學會處理將來的壓力。最大的問題是,祖母寵壞孩子,她們只餵給食物但不教任何事。」

One evening I meet a psychiatrist in a hot spring spa ( besides visiting karaoke bars one of the favorite free time fun activities for Taiwanese). At 10 pm he says he has to go home to help his daughter with her homework. 'At this hour?' I ask surprised. 'Sure, tomorrow she will have chemistry exam, and I will take over the theory with her once more.

某晚我和一位精神科醫生一起泡溫泉(就在卡拉ok旁邊。卡拉ok是台灣人喜歡的娛樂活動之一)。晚上十點時,他說他必須回家去幫女兒複習功課。「在這個時間?」我很驚訝。「當然,明早九點她有化學考試,我得幫她再複習一次。」

A Swiss woman who lived in Taiwan for a long time says: 'the only thing that counts for these people is food and making money. Love and sex are not important. If somebody says 'I love you', then it means nothing, but if he gives you a big piece of his meat then you know you are important for him.

一個長時間住在台灣和中國的瑞士女人告訴我:「對這些人來說,重要的是錢和吃,愛與性不重要。如果有人說我愛你,那是沒有意義的。但是如果他給你一塊盤子裡的肉,你就知道,你對他來說很重要。」

The Taiwanese eroticism is not easy to understand. The people are prude; besides the city center of Taipei you hardly see any couples hold their hand or exchange other tender behavior. But at the other hand if you look at the sales girls of betel nuts, they sit in their bikini in a glass box, which you can recognize easy by the green neon-star along side the road. You stop your car, she comes out, bends over in front of the window so you can have a good look at her décolleté, she walks wiggling her bum to the get the order and gives you the nuts with a tempting smile. The euphoric feeling and the sweating that comes after chewing the betel nuts, makes the happiness complete.

台灣人的情慾是不容易瞭解的,人們不善於表現情感。除了台北市中心之外,很難看得到成雙成對的人手牽手或是交換溫柔情感。但另一方面,卻可以看到檳榔西施穿著比基尼泳裝坐在玻璃櫥窗裡。由於有個綠色心形霓虹燈,所以遠遠就可以認得出來。你停下車,她走出來,彎下身軀面對你打開了的車窗,你可以從她深裁的前襟看到裡面。她踩著高跟鞋,扭動臀部,走回去拿你訂的東西,然後帶著誘惑的微笑遞給你檳榔。嚼檳榔後出汗與暈眩的快感則是完全的快樂。

These nuts cost two times as much when bought from these girls than normal, but especially the taxi and truck drivers don't care to pay the difference. These sales girls are mostly found in the countryside; the mayor of liberal Taipei tries to ban them from the city center.

這些檳榔西施以雙倍的價錢賣出檳榔,計程車和卡車司機則視為當然。檳榔西施通常散佈在看不到温柔的鄉間,自由台北的市長則試著阻止她們在市中心營業。

Also traditional healers sell their wonder medicines accompanied by sparsely clothed girls. But the most funny is the performance of these 'sexy girls' at weddings and even funerals. You can see a long row of cars and trucks; on one of them is the coffin with the deceased, on another there are the hired mourners, and on a third you see the dancing 'sexy girls'. It seems that the audience, including children, experiences no conflict between the table-dance atmosphere and the mourning about the deceased. 'The surviving dependents pay a lot of money for such performances in order to have a lot of people attend and honor the deceased', so people tell me.

還有,賣傳統中藥的人把情慾當成促銷的工具,同時提供神奇的中藥及「輕裝」的女孩。最讓人驚奇的是,這些「性感女孩」也在婚禮甚至葬禮上出現!那通常是由汽車和卡車組成的車陣,其中一部車上是亡者的棺木,另一部是哭號的女人,在第三部車上,則可以看到跳豔舞的性感女郎。包括孩子們在內的觀眾群,顯然不認為,一場「桌上熱舞」的氣氛與對死者的哀傷有任何衝突。「家屬付許多錢給這樣的表演,才能讓許多人來參加葬禮並懷念亡者。」這是當地人所告訴我的。

By the official prude it is hard for love couples, and even spouses, to find a private space. One of the favorite places to get some intimacy was the MTV, cabins where you can watch movies. But at a certain moment the police intervened, the cabins could not be closed anymore and a guard could at any moment intrude the cabin. So the love couples changed to the parks and the KTV's: buildings with lot of rooms where you can sing karaoke as a couple or as a group. But also here a waiter could enter any time. At least each room has a surprising big closable toilet. Nowadays the motels are doing good business, they are quite cheap, 20 euros for three hours. But there is one disadvantage, they are mostly situated outside the center, so you need a car.

因著窄小的空間,情侶或甚至是夫妻要有個獨處的地方,並不容易。直到上學年齡,孩子都還和父母親睡在一起。長久以來,MTV是個深受喜愛的,可以私密約會的地方。在包廂中依自己的喜好選擇要看的電影。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了檢查制度,包廂不再可以關門,檢查人員隨時可以進入,所以情侶改到公園或KTV。KTV是有許多房間的建築,情侶或是親朋好友可在裡面唱卡拉OK,也可以點飲食,但是服務人員依然可以隨時進來。不過每個包廂中又有一個引人注意的,很大,且可以上鎖的洗手間。人們對Motel的需求已有好一段時間,可以相當便宜地在那裡築起愛之巢,三小時約二十歐元。缺點是離市中心較遠,需要自己有車。

It's easier to find a nice restaurant. In Taipei there are thousands of food facilities. Even on the top of the chimney of the garbage burning installation you can find a rotating restaurant, called 'star tower'.

相較之下,要找個好的餐廳就容易得多了。在飲食方面,台北有著地理上的優勢。日本、中國、韓國、泰國、美國、歐洲及台灣原住民的菜餚錯綜交織。台北有無數個餐館,甚至於焚化爐煙囪頂端都還有旋轉餐廳,叫做『摘星樓』。

Apparently there is a close relation between food and sex according to the Taiwanese. Continuously you hear what good the different dishes will do for, in general, men. Especially local dishes like: cow eyes, bee larvae, swallow nests (the spittle of birds), grasshoppers, dried elk penis, shark fin, sea cucumber, mushrooms, dried human afterbirth, unborn chicken from the egg (raw), ginseng, bear bone, duck tongue, sea horse, but above all snake. On the Huaxi night market a market salesman hangs a still living snake on a rope and cuts it open in full length, he catches the blood in a glass and offers the audience to have a taste. After that he also removes the gall bladder and squeezes it out in a glass. The gel slimy substance is said to work extensively on the libido, as the salesman demonstrates by moving up and down chopsticks between his legs.The women however will not get happier by it.

對台灣人而言,食物與性之間顯然有某種緊密的關係。每上兩道菜就可以聽到,「這是特別對男人重要的食物」。這些地方上的珍饈,包括牛眼、幼蜂、燕窩、炸蟋蟀、鹿鞭、魚翅、海參、香菇、胎盤、未孵化的生雞蛋、人蔘、熊掌、鴨舌、海馬、尤其是蛇。週末在華西街夜市可以大開眼界:一條掛在繩子上面活生生的蛇,被人完整地將皮剝下來,滴在杯中的蛇血則提供觀眾品嚐。然後殺蛇人也取出蛇膽,把膽汁擠入杯中,黏黏軟軟的膠狀物據說很健康,能提高性慾;宰蛇的人還用筷子在他兩腿間清楚地示範。在他後面是些老饕就著露營的小桌子,正在喝蛇湯、龜湯。不過女人並不因此而快樂。

For instance take Chang Mei-Ling. She is in her mid thirties, studied French litterature and works for a French company. She is single. Everything that would be in man's favor is in her disadvantage, a good education, good job, high income, all in her disadvantage. And besides that she is taller than average. A man in Taiwan wants to be better educated than his wife, have a better income, and to be at least one head taller. She herself would like to have a husband like that. But there are not many that will meet these criteria, besides the fact that she has hardly time for a relation.

Chang Mei-Ling,三十多歲,單身,讀羅馬語言學系並在法商公司工作。她說,高教育、好職業、高所得等等在男人身上加分的條件,在她卻成了減分;此外她也長得相當高。但是台灣男人要教育程度比太太高,收入比太太高,而且也要比太太高過一個頭。她自己或許也同樣這麼希望。而能夠符合這些條件的少數人往往有許多工作,所以沒時間去找另一半。

Chang Mei-Ling has been married before. She wanted children, he did not. He said that he wanted to earn a million first. They hardly saw each other. When she noticed he had a love affair with a colleague she divorced. 'Everything you do here is for the purpose of making a career' she says. 'Most Taiwanese men are like that. Some try to change for their woman, but after a while they get fed up by her because they have the feeling that the woman has taken away something from them.' Her parents were always out for business when she was a kid. Mostly the oldest daughter took th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younger kids. 'That is why we are so clever and independent', says Chang Mei-Ling. 'Because we grew up alone'.

Chang Mei-Ling曾有過一次婚姻,她要小孩,但他不想要。他說要先賺到一百萬美金。他們很難得見到面,當她發現,他和女同事有曖昧的關係時,她便離婚了。「這裡所有的事情都是為了事業。」她說,「大部份的台灣男人都如此,一些人為了女人試圖改變他們自己,但一段時間以後他們便放棄了,因為他們覺得,女人從他們身上帶走了一些東西。」當她還在孩提時,她的父母總是力圖打拼事業,家裡通常是長女負責照顧弟弟妹妹們。「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這麼伶俐和獨立。」她說,「因為我們是在沒有父母照應下長大的。」

When she goes out she only attends business dinners and karaoke nights with her customers. She does not care about shopping nor expensive brands of clothes; she spends her money on traveling – last year she went with her mother to a 5 star hotel on an island in the pacific ocean - and her collection of plushy pigs.

下週Chang Mei-Ling會參加一個「驅動旅行」。她的公司請最好的十二個員工去夏威夷。她還和家人住在一起,外出的活動就只是和客戶吃飯或去卡拉OK。她不像大部份坐辦公室的女人去逛街或買高價的名牌衣服,而是把薪水花在小豬毛絨玩具的收集及旅行上。去年她和母親到一個太平洋上的小島去渡假,住在五星飯店裡。

She says 'you think that our society is so colorful and free but it looks like that because we don't have roots. Our parents were immigrants, they were lost when they came here and nowadays they don't understand anything anymore. We are all orphans, and our children will be like that as well.' She also says 'Many people don't work till 10 pm because they have to, but because of inner emptiness. They dream to have earned to retire at the age of 50, and when they reached it they die of boredom.'

有一次她說:「你以為我們的社會是如此多彩多姿與自由?其實它只是看似如此,因為我們沒有根。我們的父母移民來台灣,卻沒有家的感覺,今天他們不再試圖去瞭解來由。我們都是孤兒,我們的孩子也會一樣。」她也說:「許多人工作到晚上十點,他們必須如此,是因為內心空虛,他們夢想在五十歲時存夠錢以便退休,然後死於無聊。」

Compared to the hypermodern state of Taiwan, Europe looks ancient. Half of Taipei has a wireless Internet zone; even in the MRT you can check your email. The mayor of Taipei wants to make Taipei the first wireless city in the world. Many people have a GPS system on their mobile; they might feel lost but they can at least localise themselves geographically.

台灣社會的差距與不同時代面貌並存的情形令人感到困惑。一種超現代,而讓歐洲顯得老態龍鍾的情形是,台北一半面積都已是無線區域網路的範圍,甚至在捷運裡也能收發電子郵件。台北市長要建造世界上第一個無線網路城市。許多人的手機有GPS系統,即使迷路了也可以從手機中找到方位。過馬路時,綠燈裡一開始有個小小的人閒適地走著,在他上面是倒數計時器,然後那小小人越走越快,直到最後像發瘋似地狂奔。

In many taxis you will find screens in the headrest of the front chairs, so you can follow the news during your trip. This efficiency you experience everywhere. A Taiwanese lady told me that she was once at a German wedding. She experienced it as awful, it took ages. Even a wedding is supposed to happen fast.

在許多計程車裡,你還可以在前座椅的頭靠上看電視,所以才不會浪費時間,就是講求效率。一個台灣人告訴我,她曾在德國參加婚禮。「妳覺得怎麼樣呢?」「真可怕。好像永遠不會完!」對她來說,甚至連婚禮都要講求快速。

There are restaurants where every table has a screen where you can watch hundreds of programs while eating, and in a lot of hotels there are rooms where the room and bathroom are split by a glass wall. Not to watch your spouse taking a shower but the other way around, so you can even watch television from the bath.

有些餐廳中的桌子有電視螢幕,可以邊吃邊看百種節目。許多飯店房間裡的臥房和浴室用玻璃分隔。是要讓人從床上就可以看到美女入浴?不,正相反,你甚至可以從浴室或廁所裡看電視!

Another technical wonder is the 508-meter high skyscraper "Taipei 101"; it has the fastest elevator in the world; at 60 kilometers an hour you are taken up to the 80th floor in a few seconds. But you hardly notice it; the cabins are under regulated pressure.

另一個驚奇科技是508公尺高的台北101,它擁有每小時60公里,世界上最快的電梯,在幾秒內就可以抵達80層樓高,你卻沒什麼感覺。電梯內有壓力平衡的裝置。 「我們必須一直是最好的」,Chang Ming-Lei簡單明瞭地做評論。

The 'Taipei 101' is constructed according the Feng-Shui principles; that is the traditional knowledge of architecture that adjusts to the invisible flows and ghosts at a certain place. According to this knowledge it is forbidden to have the entrance exactly facing the exit; otherwise you take the risk that the visitor of the building will enter it and immediately will exit it. According to the Feng-Shui principles it is bad for the inhabitants of a building if a street directly points at your apartment block. To deflect these bad influences an 8-cornered mirror will avoid the bad influence. It will reflect back the negative.

台北101是依照風水理論建築而成的,那是以傳統原理避免無形沖煞的知識。根據這樣的知識,入口和出口處不可相對,否則就會有訪客進入大樓後又立刻出門的風險。根據風水理論,居住在路沖的大樓中是很不好的,可是對一樓的商店卻有好處。轉化負面的影響是把八卦鏡掛在窗上。台灣人很小心,儘量避免生活上不好的事情發生。街上到處是監視器和緊急紐,大部份的陽台裝設鐵欄杆,不過有個居民對我說,發生火災時,這些鐵欄杆卻讓人無法逃走。這人還說,八卦鏡的作用就像光線,可以轉移不好的東西或反射回去。

'Taipei 101' is build up from 8 segments, and each of the consists of 8 floors; 8 is the lucky Chinese number. Four is the unlucky number that is why there is no 4th floor. The 101 looks like a piece of segmented bamboo. Bamboo – flexible and easy to bend, but still strong – is an old symbol for resistance and fortune. 'Taipei 101' is build with a 660 tons steel sphere as a damper within, so that in the case of an earthquake the building will not break but swing only, like a bamboo stick in the wind.

台北101由每節八層樓的節段所構成。八是中國人的吉祥數字,四是不吉祥的,所以沒有四樓。台北101看起來像是一節節垂直重疊內插的竹子,中空而有彈性,卻仍然堅固,象徵堅毅與進步。內部有個660噸重的鋼球,地震時會晃動卻不斷裂。就像在風中佇立的竹子。

Another surprise you can see in this hyper capitalistic society – more and more I hear 'Only the one who is to lazy or has to many children is poor' – is the burning of money. However it is not real money, but 'money papers' that are specially made for ritual offerings, produced and sold for that purpose. The owners burn it in metal cans in front of their stores and pray for good business. For environmental reasons nowadays there is also "money" available that does not smoke that much, but it is somewhat more expensive.

我不斷聽人說:「只有懶惰和孩子多的是窮人。」這個超資本主義社會裡,在店前燒錢的那些人也是個驚奇點。這種錢不是真正的鈔票,而是看起來像錢的紙鈔。他們在商店前的鐵桶裡燒紙錢,祈求好財運。不久之前出現所謂的「環保紙錢」,烟較少,但賣價也就更貴。

In the middle of the IT city of Taipei you can find an overload of Confucian, Taoist and Buddhist temples that serve as oracle places. For example there is the City of God temple; in large numbers, young women with Gucci or Louis Vuitton handbags put flowers and fiancée cookies on the altars on Saturday morning before shopping. Here the god of marriage is residing, and the young women use oracle sticks to ask questions about their upcoming spouse.

在資訊科技產業大本營的台北,有許多孔廟、道宮和廟宇,這些往往也是取得神諭的地方。和瑞士教堂不同的是,年輕人也來廟宇。例如週六中午,許多帶著Gucci或LV皮包的年輕女人在購物前到廟裡來,供上鮮花和訂婚餅。這裡也有管姻緣的神,女人就在那裡求籤求問她們的未來。

One night I visit a temple. In front of it there is a movable shrine on wheels. 'God can be placed in there and moved around, for example on someone's birthday', people tell me. 'Now God is in China, but tomorrow he will be back and there will be a procession.

有一晚我到一個廟裡,在廟前有一種可以行駛的神龕。「神過生日的時候,把神放進車裡,到處開著走。」有人這麼告訴我,「現在神在大陸,明天回來,到時候會有遊行。」

The procession is a big spectacle with lots of firecrackers, red bangle torches, riding light organs, fireworks, drums and screeching loudspeakers. The 'God' is a colorful painted wooden figure in a chair with long bars that is carried around the neighborhood rocking up and down on the shoulders of the bearers.

第二天的遊行是個盛大的熱鬧場面,有鞭炮、紅色孟加拉火把、可行駛的、裝飾燈光的電子琴、閃爍不停的強光、煙火、鈸、鼓、吵雜的擴音器。神是彩色的木雕,坐在左右晃動的長轎子裡,被抬著到處走。

And all this in an atmosphere of bright neon light. The stars in the procession are Hsie and Fan who are normally the guards of the temple annex statues. Hsie has a black face, Fan has a down hanging tongue as long as the man who wears the costume, and he looks through a hole in his shirt. Everything from the torso up the performer wears on his head.

轎子有刺眼的霓虹燈管,電源是由一個在後面推著的,發出難以忍受噠噠聲的發電機所提供。范、謝兩人通常是廟裡的守護神,在遊行隊伍裡卻成了主角。 謝,有張黑臉。范,有長長外吐的舌頭,而且身體高得讓打扮成他的人只能從衣服上的洞向外看,並且要挺胸,以頭來保持平衡。

The appearance can be explained by a legend. Hsie and Fan once wanted to meet on a bridge, Hsie was somewhat early and was watching the water below the bridge and fell over in the water when he lost his balance. When Fan arrived he found his friend dead and Fan strangled himself with his bare hands. That is why his tongue is so far out of his mouth, while Hsie became black in the water. In Taipei people say that the spirits of the two roam the Manka region with heavy chains and eat the tramps and thieves. And yes in the Manka neighborhood there is less crime than in the other regions of the city.

這兩人的外表可由民間傳說來解釋:范、謝曾約好在橋上相見,謝早到了,在等候時,因看橋下的水身體失去平衡而跌入水中。當范抵達時,發現他的朋友早已死去。痛苦之餘,范用雙手勒死自己。這是為何他的舌頭吐出這麼長來,而謝的臉在水中成了黑色。台北人說,這兩人夜裡帶著鐵鍊在艋舺附近巡邏,看到了小偷就把他們吞掉。艋舺一帶的犯罪率的確比其他地區低。

Taipei has different monuments for their country heroes like Tsjang Kai-sjek and Sun Yat-sen. One of these places is a huge memorial hall with a more than living height statue, guards in official uniform and a lot of free space around the immortals mark the distance between them and every day life. It's amazing how the people of the city interact with these places.

台北有好些紀念國家英雄的地方,中正紀念堂和國父紀念館也在其中。這兩個建築物內有巨大的廳堂和大於常人的塑像,塑像前面站有衛兵,塑像四周空曠,彷彿讓不朽者和平常人的生活有了適當的距離。令人驚訝的是,居民如何對待這種強烈要求展現崇敬的地方!

If you go there at 5 in the morning, when the city is still silent, you will be surprised by a grotesque carnival. From many loudspeakers you will hear all kinds of music at the same time, marching music, hip-hop, Chinese classics, country, tango and new-age noise.

只要在整個城市還相當安靜的清晨五點去到紀念館,會突然看到某種型態的嘉年華會。從許多不同的擴音器傳出進行曲、嘻哈、國樂、鄉村、探戈等等不和諧的刺耳聲音。

Hundreds of people are gathered. Some performing taichi, others do sword fighting, some dance in the morning mist. A man and a woman of age throw over a pink frisbee. There are people in kimono, in cheerleader look, a rapper with oversized trousers and a shirt with hood. Many people there are of age and ask, "how old do you think I am?". Mostly they are twice as old as they look.

有的團體練太極拳,有的練劍,有的就在晨曦中跳社交舞。一對銀髮夫婦互丟粉紅色飛盤。這裡有幾百個人。有人穿和服,有人穿得像啦啦隊,也有人穿像唱饒舌歌的人,有特大的褲子和鴨舌帽,背後還印著「Gung Fu New Fashion very good」。好多人都已經上了年紀,他們對我說:「你猜猜我幾歲?」大多數人的年齡看起來比實際年輕一半。

You can also see younger people dancing Salsa. All this happens at the foot of the 'Taipei 101'. Businessmen in suit and tie hurry through the kungfu fighters and shadow boxers. Nothing of this is organized, a lot of people come regularly, but the groups change constantly.

也有年輕人練習目前最流行的薩爾薩舞。這些熱鬧場面都發生在台北101底下。上班族穿西裝打領帶,急行穿梭在練習功夫和太極拳的人群中。沒有人去組織這些活動,有的人雖規律地來參加,團體卻也常有異動。

At 7 o'clock the guards appear in parade marching steps. They raise the national flag and the national hymn starts. In a split second everybody stops with what he is doing and takes the formal pose when the national hymn is heard. It takes a few minutes and then everything goes on as nothing happened: Chinese ballet, aerobic, rock-n-roll and chi-gong. And meanwhile in the park Sun Yat-sen, 'the father of the nation', one time in bronze another pose in stone, looking straight forward to all the fuzz.

七點,衛兵踢著正步出現。他們在國歌聲中升旗。霎那間每個人都停下來,做敬禮姿勢。幾分鐘後,紙傘舞、有氧舞蹈、搖滾、氣功等又再度開始。石雕的、青銅的孫逸仙(也就是「國父」)正坐在公園四處,恬淡地看著這一切。

Peng Wu Chih is one of the most famous taichi- and kungfu masters in the country. He was the last apprentice of the famous martial arts master Liu Yun-Qiao (who was the head of security organization under Tsjang Kai-sjek). He took care of Yun-Qiao in his last months of his life, when he was so weak that he only could lecture using his chopsticks.

在一個下雨的午後,我去拜訪了Peng Wu Chih,他是台灣著名的太極和中國功夫教鍊之一。Andy Hug也曾經是他的學生。他原本是醫生,後來改學中醫,最後專注於亞洲各種武術。他是功夫大師Liu Yun-Qiao(蔣介石的首席護衛)的最後一個學生,在Liu Yun-Qiao生命中的最後幾個月照顧他,而Liu Yun-Qiao在最虛弱時也只能用筷子教他。

One of the specialities of Peng Wu Chih is 'rapid taichi'. He claims that taichi originally was not, as nowadays, done in a turtle slow movement but fast. In between the main course and desert at a restaurant he gives a small demonstration. It only takes a few seconds. Dr. Peng loves speed in general. Before we step into his car he says, "buckle up, because I drive like James Bond", and he does not exaggerate. He talks about 'chi', the life power and says: "meditation is not to withdraw from the world environment, but being present in it. Get to your opponent in half a second where others need two seconds. Never lose your midst, not even when you are busy.' One time he holds my wrist, not firm, but I feel an immense power. He could kill me in a split second.

快速太極是Peng Wu Chih的一個專長,他強調,原始太極並不像現在的龜速慢移,而是快速的。在餐廳中主菜和點心之間的空檔,他在桌子旁邊示範給我看。整套拳只花了幾秒鐘就完成。Dr.Peng喜歡速度,也因此而成名。在我們上車之前,他說:「扣緊安全帶,我開車像007」。這當然是有那麼點誇張。他談到「氣」– 生命的力量,說:「冥想不是從世界撤回,而是留在那裡。對手需要兩秒,你必須在半秒內便完成。再忙,也不可失去中心點。」有次他握住我的手腕,不緊實,但我感到那無窮的力量,就像是踩下法拉利的油門:只要願意,他可以在瞬間殺了我。

One of his apprentices says: 'during the first lesson he said to me: I will kill you, and he did. During the teachings I died inside; he destroyed my value scale. The most important in martial arts is awareness, and therefore you have to get rid of your past.'

一個他的學生說:「在第一堂課他告訴我說:我要殺了你!他也做到了!在這堂課裡,我的內在死了,他毀了我的價值觀。武術最重要的是謹慎專注,所以你必須擺脫你的過去。」

Peng Wu Chih ends the meeting with a short anecdote: "two people die and god asks them what they wish in a next life. The first says, "I want to get lots of money", the other one says "I want to give lots of money", the first is reborn as a beggar, the second as an millionaire."

Peng Wu Chih 以一個小故事結束談話:「兩個人死了,上帝問他們,希望來世有什麼?第一個說:我要有許多錢!第二個說:我要給許多錢!第一位轉世成為一個乞丐,第二個成了百萬富翁。」

On the 1st of May I am in search of demonstrating people, but in vain. Taiwan does not know of demonstrations of workers. Taiwan is the dream of every neo liberal: up to a short time ago there was nothing like income insurance (for that matter, officially there were no people out of a job), no sickness insurance, no pension insurance, no social service. Everything is insured from private arrangements or by family. Some workers even give holidays to their company as a gift. Furthermore it seems that there are no building regulations; Taipei is the dream of every architect but also a nightmare, everything is possible (highlight: a building formed like a woman's handbag).

我在五月一日尋找示威的群眾,卻徒勞無功,這裡沒有工人示威這回事。台灣是新自由主義者的夢想,不久前都還沒有失業保險(因為幾乎沒有失業人口–至少官方是這麼說)、沒有健康保險、沒有退休保險、沒有社會福利。每件事都由家人自己安排。有些人甚至把一部份休假「送」給公司。建築法規似乎也不太明確。對於建築師而言,台北既是夢想也是惡夢,因為什麼都可能(女人手提包形態的建築。業界的高潮!)。

During the visit of the Chinese president Hu Jintao to the USA Falun Gong people in Taipei organised a demonstration. This spiritual movement is forbidden in China. Lately a doctor witnessed that he had been in a Chinese concentration camp. He says that tenth of thousands of Falun Gung people have to do hard labor. He also records that these people are operated on and taken away organs, while they are alive, and sold for transplantation purposes.

雖沒有工人示威,卻恰巧是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在華盛頓期間,所以台北法輪功有個遊行活動。這個亞洲最大的精神性組織,在中國是被禁止的。最近有個醫生公開說,他曾在中國的一個集中營裡工作,數萬名法輪功成員不但必須做苦役,有些還被活生生地把器官取出來賣掉。

Anti-Chinese propaganda or not, such news remind the Taiwanese over and over again that their welfare is highly vulnerable; like a small garden on an overhanging rock. Up to 10 years ago Taiwan still had higher expenses on their military defense system than China, while nowadays China is spending triple the budget of Taiwan. 600 rockets are pointed towards Taiwan, and every year another 75 are added. A politician who mentions the taboo word "formal independence" in Taipei - and in some place in Peking someone might push the red button.

是反中國的宣傳嗎?無論如何,這樣的新聞嚇壞台灣人,也讓他們記得,自己的富裕生活不時遭受威脅,就像是站立在懸岩上的小花園。直到十年前台灣仍有比中國還高的國防費用,但今天中國卻有台灣三倍之多。600枚飛彈指向台灣,每年還要再加上75枚。只要台北在「正式獨立」的禁忌議題上有一個政治上錯誤的用字,或許在北京就會有人按下紅色按鈕。

Even lately China paid the small island nation of Nauru in the Pacific Ocean the amount of 150 million dollar to change their diplomatic affairs from Taipei to Peking. Taiwan can hardly cope with this process. Taiwan can only try, behind the political scene, to keep them indispensable in economical way. But that takes a lot of energy and is a lonely task.

最近中國付給太平洋的小島諾魯一億五千萬美元,讓他們放棄台北而和北京建交。台灣很難跟得上,只能試著在正式關係之外,讓自己(特別在經濟上)無可取代。這就要花更多的精力並且也是寂寞的工作。

On the last day we drive to a "children's recreational center". It looks like an Asian Walt Disney park. A luxurious place, however there were no children, not one. 'Nowadays they prefer to play at home on their computer', a supervisor tells us; another supervisor says "most kids have courses at night"; and the guard at the entrance says: 'The parents don't have time to come over here with kids.

最後一天我們開車去「兒童育樂中心」,那是種亞洲華德迪士奈樂園,是一個美麗的、花了相當多錢建造的地方,卻看不到遊玩的兒童。一個都沒有!「現在的小孩喜歡在家玩電腦」,一個管理員告訴我們。另一個則說:「大部份的孩子晚上都還有課。」門口守衛說:「父母沒時間帶孩子來。」

On the way back I see a scenery while driving: an empty playground where a man in suit is making a phone call while the rain starts dripping.

在回程的路上我捕捉到一個景象:無人的遊樂場中,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坐在鞦韆上打著手機,而雨滴也開始落下。

 

延伸閱讀: 

台灣的愛與寂寞~我眼中的台灣

環遊世界的終點站~台灣~回憶這三年

人生苦短,及時行"熱"

很多人說,我完成了環遊世界的夢想,

但我的最終夢想是成立一個永恆的分享計畫來達成每一個人的旅行夢想!

有關永恆的分享計畫,請看:社會企業?永恆的分享計畫?

有關最終夢想,請看:最終夢想,人人分享

有關個人旅行經歷,請看:環遊世界的終點站~台灣~回憶這三年

曾經配合過的活動,請看:忙碌四月天~過去媒體報導與活動總整理

如果你對社會公益、旅行文創、網路創業有興趣,請看:一個馬克杯,一群熱血的人,appWorks:台灣網路創業風起雲湧之處

分享道
Share/Bookmark
分享到新浪微博

125 文章回應:

背影小姐 提到...

謝謝分享~看完居然覺得感傷,總有一天會不同的,希望是往我們希望的方向。

Emily Huang 提到...

長久以來,一直覺得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是很自然的,
原來由外國人的觀點來看,這是全然的不同,期待台灣能有更好的未來,至少未來會不同。

Petite 提到...

謝謝分享~~在當了多次外國人眼中的“外國人”之後,回台灣時我也常會回頭以“外國人”的眼光重新看待身邊早已習以為常的事物。看了這篇文章,心有戚戚焉…

匿名 提到...

I can't agree more :(

匿名 提到...

最關鍵的描寫是,

男人們拼死做了那麼多『努力』,

但女人們卻沒有因此得到快樂。

(女人們活得不快樂,可以引發的邊際效應可是既深且廣的...)

那些需要女人一起生活的台灣男人們,

請檢討你們錯誤方向的努力意義何在吧?~

Art Pai 提到...

Liu Yun-Qiao 是劉雲樵。

匿名 提到...

我認為他所看到的是台北,並不是全台灣!

月之章 提到...

我不怎認同上方的朋友說這只是台北,就拿我身邊的事件來說。

我老闆娘,他有三個孩子,但全都有個共通點,就是週一到週日(真的是到週日都有)每天都有不間斷的補習,雖說也有短暫的數小時不需補習。

但是在那些沒有補習的時間裡,幾乎絕大部分是用在寫作業與預習。

只是現在已經好些了,有些科目已可以不需去補習而使休息時間有所增加。

不過我卻發現了另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到目前為止並沒有明確的志向與目標,他們早已經被他們的母親教育成讀書的機器,而只要一點不順從、分數沒達到要求就會換來一陣陣的痛罵與侮辱。

更甚至在與來訪的客人閒聊時也會說最好小孩四歲時就要讓他接受幼教。

另外也有一番言論是說很懷念以前的台灣人,現在人太懶,還是好幾十年前那種吃苦耐勞的好。

此話語讓我無法認同,其因出自於他並沒有發覺現今的台灣已經由"向錢看"轉變為開始注重人文與身心靈發展的社會。

適當的休閒與生活可滋潤困乏的心,在工作時的好心情則能增加對工作的效率與工作壽命。

忘了說我還只是個大學生,假日都需去幫忙,而老闆娘是我親戚,另外工時是從早上八時至下夜間七時(加收拾整理一小時),周日我需返校,所以週日當日的下班時間因而修正下午三時。  而一日的日薪為五百元,工作性質需耗費體力,並且除特定價日與天氣因素外,並沒有假日。

(目前就讀於高雄,而住家在台中的台中人

匿名 提到...

回覆樓上:
確實不能代表全台灣,不過我認為與其說是「台北」,不如說是台灣的大城市(雖然他顯然是以台北為主要對象的);而偏遠的鄉村雖然不如城市那樣匆忙、競爭,卻也面對隔代教養和青壯人口外流的問題。要真正研究全台灣的話,原作者兩個禮拜肯定是不夠的,但光是點出台灣大城市的普遍問題,能觸動很多人,已經相當可貴了。

匿名 提到...

看完感到有點悲傷
在我們習以為常的環境中生活
一切對我們來說都是再自然而然不過
但是在別人眼中我們才看請楚了真正的樣子
去掉作者的觀點不提
也有許多的事實寫了出來
也許我們該省思
所謂的進步和往前走
是走到哪?往哪個方向邁進?

Reta 提到...

我也認同的確不能代表全台灣,但卻不是"現在"的台灣。
兒童補習與上述生活方式早就已經成為一種趨勢,
台灣就這麼一丁點大,城鄉差距日漸縮小,
再怎麼平衡下來的結果,也只是把原本不過這種生活的家庭,逐漸推向這種生活方式。
畢竟在台灣,大多數的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低人一等。
他們都害怕,將來孩子不那麼出色,內心會有聲音譴責自己...為什麼同年時不多給他們一些能夠更成功的機會呢?

換個方式想,也許這就是無根的父母留給孩子的副作用。
用童年換取成功,以便將來若有萬一,孩子還能立足..

匿名 提到...

瑞士阿多仔看到的是"2006年的台灣都市生態"....
跟現在大多數的台灣生活型態其實相去不遠...

瑞士阿多仔看到的是"生活在台灣上層"的人們...

台灣啊台灣......

Judy 提到...

我覺得他講的大多是台灣人的優點ㄋ
看看台灣人的肯學勤奮
若不是台灣人肯拼怎麼會有號稱世界屬一屬二的工業王國
再看看因為經融風暴拖累全世界經濟的國家
他們日子是過得多麼好
工作時數短卻多數生活糜爛
竟還反過來笑台灣人只會要錢要工作而不懂愛
全世界也只有台灣有那麼大的救貧救難的大愛團體"慈濟"
台灣人沒有愛嗎?台灣人因為有同理心而付出
最有資格說我們有大愛
而那些說有性與愛的國家民族
能向慈濟一樣有大愛嗎?又為這個地球貢獻了什麼呢?

Gamadiam 提到...

淡淡的哀傷...

Taipei Geek 提到...

The link to this post was sent by my Taiwanese friend, because I too wrote my impressions of Taiwan after being here for just 14 days. It's amazing how many things are exactly the same. Thank you for translating and publishing this article, it's very insightful and provides a great understanding of Taiwan and Taiwanese people.

匿名 提到...

為了工作浪費自己的人生
我們是人又不是螞蟻
可悲的事 這就是台灣人...
問一下說這是台灣優點的那位
請問這樣當你反過來思考你的人生
除了工作之外 你還剩下甚麼?

匿名 提到...

最可悲的人就是自已打的是繁體中文字的台灣人又唾棄自己淪為台灣人

匿名 提到...

汲汲營營了一輩子
每天的加班和辛苦的工作
換來的只是不健康的身體跟逝去的青春
到底我們追求的是什麼?
財富?權力?地位?
那快樂在哪裡?

mishain 提到...

借轉PO~

匿名 提到...

這樣的論述到哪一國都有,最重要是自己從中找到平衡點,畢竟生活是自己在過的~
國外生活也有很多讓人感慨的一面,我想作者只是希望台灣人都能多放鬆一點,多用不同的型態愛自己一點.

很南方的南 提到...

感謝提供不同角度看台灣的觀點!

匿名 提到...

可惜沒來過花蓮及台東~~還有其他地方

匿名 提到...

這篇文章應該是很中性的敘述,原作者也並沒有什麼價值判斷(他只是在敘述他看到的"台灣文化")~我並不是很了解翻譯者被震攝住的角度是什麼。但我看完的感覺是~台灣人很在意別人怎麼看待我們、很沒有自信,總是覺得別人的文化好、生活好,卻不知道自己擁有的東西好在哪哩!
台灣人不能妄自菲薄,...其實我們擁有很多好的東西。

匿名 提到...

台灣人很不能接受不同的意見與不同的價值觀,更別說略帶點批評或質疑的言論了...

匿名 提到...

如果這真是歐洲人寫的,我只能說有些情形是誇張了,我看到的是一個富過數代的國民,在批判一個富不過一二代的小國家, 沒有太深入的歷史背景理解, 非常表相的書寫, 沒有意義, 沒有同情心的一堆文字。

匿名 提到...

覺得台灣很有趣的一點,
就是明明沒有跟,大家還拼命再找東西當根,然後超級崇拜他們。
可是內心還是了解真實,所以死命追求財富來做保障。

其實只要坦然認定自己本來就沒有根,
很多疑問與生活上的問題反導迎刃而解。
先了解,承認,之後才能想辦法解決。

Unknown 提到...

其實台灣的根就是台灣
只是大多數的人都不大明瞭...


要如何以身為台灣人為榮呢?

匿名 提到...

我想要讓小孩往山上跑...

匿名 提到...

不知道原作者倒數第二段所提到的「兒童育樂中心」是不是指位於台北市圓山,已經於2009年暫停營業的兒童育樂中心。如果是,首先作者將其與「Walt Disney park」比擬,無論就園區大小,或設備新舊,或人力,或費用,筆者均認為已有缺失。
其次,就吾人記憶而言,該育樂中心應於下午五點就停止營業。由管理員的回應可知,原作者拜訪時間為晚間,如此藉以評斷台灣的父母親對於小孩的教育方式,是個錯誤的看法。
本篇最大的錯誤,通常在於缺乏考證。客觀上的數量或者表象,看來是正確的。但背後的因素卻為詳加調查,例如:台灣女人並未因男人增加性能力而快樂。這句話可以跟台灣女人不快樂劃上等號嗎?台灣女人不快樂是不是因為工作家庭兩頭燒?德國的職業婦女也被認為選擇工作而不顧家庭,是不負責任的。如果台灣婦女的不快樂因素與德國婦女相同,應該就是女性地位低落普遍的現象,而不應僅僅加諸於台灣身上。
缺乏考證,是本篇令人遺憾的地方。

匿名 提到...

幸運的是

我不是這種"家庭"成長的孩子

傷心的是

我近視...

匿名 提到...

在這文章中..看到了很多中肯的想法.想想我們是不是多少需要反省一下..是不是因為"不讓孩子輸在起跑點"這句話,害許多小孩犧牲了他們的童年..和以前的我們一樣,他們除了白天上課晚上還要去上安親班才藝班,回家後還有功課要作,假日還要補習,我是在國中才面臨補習的壓力,但是現在的小孩卻是從幼稚園就面臨我當初的壓力,是不是為了這個起點犧牲了太多的東西,小孩的童年.純真、父母與子女之間互動.溝通..

口一梅 提到...

其實這只是一位停台灣兩星期的外國朋友的觀察
兩個星期建構出的觀念~有誤解是正常的~
不管它舉的例子是否有錯誤~~我覺得有趣的是為什麼會造成這樣的誤解~~為什麼那麼多東西可以寫~它會挑寫補習~~女人不快樂等......這是值得想想的


補習的部份~從朋友有小朋友那聽到的~的確是如此
夫妻分住的也很多~也有小朋友假日才見的到面的

想想一個來台兩星期的外國人它為什麼會挑這些提出來~是很有趣的思考

我覺得這是篇好文章

匿名 提到...

的確,現在的小孩一天到晚都在補習,除非家裡沒錢或小孩不想補。父母會一直讓小孩補習是有可能父母本身就有高學歷,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比他們更好,也有可能是父母是平窮出身,希望孩子別再因窮而受苦。
但不管如何,與其從小一直壓榨著孩子不如多陪伴孩子,一起尋找人生的目標。


台灣的女人不快樂,有很多原因:1.同事 2.上司 3.丈夫 4.小孩 5.公公婆婆 6.家事 7.被嫌身材...
其實對女人來說丈夫是一輩子陪伴,但卻有些男人把女人當成是一個發洩或家管,很多社會事件都是妻子被丈夫如何...
當然這也是因為舊社會男尊女卑的錯誤觀念,男人覺得女人就因該怎樣怎樣,可笑的是,男人出去應酬..沒事、女人出去應酬..有事,男人包小老婆、情婦...沒事、女人有其他男人就被說蕩婦、紅杏出牆...

或許男人應該和女人交換看看,才能理解女人對男人付出了多少。

David 提到...

原文沒有什麼價值批判,而是陳述異國文化下感受到的台灣,為何格主要引導大家給予價值判斷然後引起大家對原文作者的撻伐呢?

匿名 提到...

这有点儿。。。
每人能比大陆的学生更辛苦吧,还说台湾的孩子balabala
太扯淡了
不能在经纪上走上自己的道路,就永远得是这样。台湾不依靠大陆行不,根本就不成,那些上海的人台湾商人还不哭死了
此文章里面有的观点比较激进 不发表评论了

Chris 提到...

結果台灣依舊被當成大陸的一省啊…

雖然台灣比對岸那”廣大的荒陸”少了點國際地位,不過很慶幸的是,咱們多了些自由、國際人望、較乾淨點的食物以及比大陸有更多的入國免簽~

不過我還是希望政僚們能夠不再自目到想統一了…
先把台灣給正式國家主張化比較來的保險點,至少國人出國的時候不會再被無知的老外當成中國人…(在日本,我們的國籍証件是被直接小日本無條件的打上”中國”)

匿名 提到...

請問可以轉在貼到自己的部落格上嗎?

匿名 提到...

台灣人其實超有生命力的,
看看這部廣告就知道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v_JA0Zbpio&feature=channel

匿名 提到...

我覺得有個外國人願意花時間將他對於台灣的想法述諸文字表達是很不錯的事,不過耐心看完後,我實在不太認同他的看法。

感覺作者對許多「現象」僅只於較為偏頗且一廂情願的了解。少了許多歷史背景和深入的文化研究,這篇文章看來似乎只是表象的感情抒發,看我所認識的台灣差了好多好多。>_<

匿名 提到...

那位瑞士人兄的台灣朋友跟他解釋台灣民俗,似乎不是那麼了解台灣文化!!而瑞士人也把他台灣朋友的個人感觀全套在台灣的人上,畢竟台灣是一個很多元的國家,台灣人也是很多元的,不是兩個星期和幾個朋友聊天,逛逛幾個地方就可以明瞭的!台灣是個很棒的地方,所謂有根無根,大部份中國人還不是從山頂某個洞出來的!!如果少了那些胡搞瞎搞的作秀政客,台灣精神一定會在世界發光發熱!!

匿名 提到...

婚前女孩欺負男孩,婚後男孩欺負女孩

匿名 提到...

由文章題目可知,作者想討論的,不僅僅是文化,還包括一個地區人民的深度靈魂"愛與寂寞",只停留兩個禮拜就發表文章,個人認為過於片面與危險。
其實文章中有些描述與我這台灣人的經驗,是有很大差異的。例如:"除了台北市中心之外,很難看得到成雙成對的人手牽手或是交換溫柔情感",這點與我認知,有極大的不同。
另外,補習或補才藝,是不是就不會快樂?!快樂應該是相對的概念,不同人不同時間差異很大。例如:我在努力練習彈琴的時候,感到很痛苦(哪門學問在研究的時候不痛苦?);但我在發表作品得到掌聲的時候,非常快樂! 是否補習就完全沒有快樂?!恐怕也是見仁見智。

honeybox 提到...

這應該只看到台北跟台北縣吧~或者是都會型的城市面貌~

honeybox 提到...

很多人都沒工作了,想要努力也於心無力~

匿名 提到...

我覺得作者再來看一下這裡的回應 他應該會覺得更有趣 XD

匿名 提到...

我覺得台灣還不錯ㄟ~如果一直往壞的方向看,那到哪個國家都是一樣的。祝福大家都能有自己快樂的人生囉~

匿名 提到...

台灣人是多元的社會~

匿名 提到...

我其實並不認為這只屬於都市的面貌!

很多鄉下地方還不是~唉~~~!

fanner 提到...

台灣沒有健康保險嗎?
2006年應該早就有這個非常好的福利制度了吧!?
雖然我得承認台灣的福利是沒有歐美這麼好...

但我覺得這篇文章是有點沒看清台灣這地方
就只來過兩週的人來說 是很厲害了啦!!
但這樣發表不免令人擔心會讓人對台灣有奇怪的印象 哈哈

匿名 提到...

我覺得這篇很有價值啊
雖然說一定會有點跟我們"個別"的觀點出入之處,
與其說是瑕不掩瑜,
不如說, 就算他是上帝也講不出每個人看到的觀點.

至少按照我自己的看法,
我覺得是挺"台北國人"的觀察報告就是了...hahaha

至於關於張美玲那個部分的說法,
(沒有平衡男性觀點, 有點可惜)
按我目前30歲的累積交友圈內的感覺(以為結婚 單身為主),
男人都是爛人--這樣的比例相當高我認為沒錯.
不過呢,
女人都是公主--這樣的比例一樣很高啊
五十步笑百步啦~~

毛毛牙 提到...

看起來不大像台灣耶……差很多。

不過會把中國翻成大陸……

匿名 提到...

很感慨! 怪不得有人常說 台北不是人住的

匿名 提到...

我在台北長大
文章所提的內容很多都是我的成長過程
我相信 親情 友情 愛情 用心都能感受到~
寂寞? 我沒有耶~
另一方面 我同意 生活是充滿挑戰的。
誰能無憂無慮生活一輩子呢?

ju 提到...

或許是他只來台灣幾天吧,接觸到的人事物畢竟是有限的,不然以這篇文章來說,是非常的偏頗!
而且...他很多都寫得不太正確ㄟ,譬如說;沒有健保之類的,而那個他所接觸的"三高女性"所講的也只是單純個人觀感,並不代表所有人都是這麼想。

提到...

真是旁觀者清啊
自身所處的地方往往自己看不清
說的許多感同身受
每次問些小朋友等一下要幹麻啊
通常回答都是要補習
要寫作業等等
臺灣人感覺是很壓抑的
希望我們的未來能更美好一些啊

匿名 提到...

北部人跟南部人存在著一些差異

可以來南部看看台灣人的熱情

這讓我想到"我在墾丁●天氣晴"裡面的兩個記者

雖然這些記者大部份說的都是看到的"事實"

但是並不知道台灣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而是直覺反應"歐~這就是台灣人"

或許我們看世界也是如此

像是對於日本人可能認為他們的英文說的不好

其實不然全部的日本人英文說的不好

"上面如果比喻的不好請見諒"

我只想說的是台灣是一個美麗又充滿人情味的地方

卻因為一些的政治人物操作讓台灣蒙上了一層面紗

至是我覺得可惜的地方

匿名 提到...

誰有辦法能寫出完全概括,沒有主觀意見的報導?
我自己就一直覺得瑞士是個幫犯人洗錢的國家,中立只是掩飾犯罪的榥子。呵呵,也開他個玩笑。
他能這樣用心,已經是很不錯了,而且他寫的都是事實,不是嗎?
不能接受負面報導,那是狂妄自大的症候。
就像今天看到美國政客批評Obama說他不應該對回教世界道歉是一樣的。
所以,沒什麼大不了吧。事實就是事實,即使是部分事實。

匿名 提到...

文章中有許多是大多數台灣的現象, 但是也有許多是就台灣人觀點闡述下的台灣. 一個城市或是一個國家要用短短的14天來了解, 其實不能全然了解的, 多數也只是片面的. 這篇文章的確指出了一般外國人14天內對台灣的片面印象,有好也有壞,這是很正常的現象. 沒錯!台灣人很重視學歷, 但國人對教育有正面也有負面的的影響; 沒有一件事情是絕對正面的, 在高學歷與壓力與努力下的台灣人在國外比一般外國人在工作岡位上更出色.努力工作並沒有太不好, 總比做社會的病蟲或是寄生蟲好;太多寄生蟲的社會只會退化不會進步,久而久之就被淘汰了.不過奉勸太努力工作的台灣人,要會工作也要有適度的休息,因為一個彈性疲乏的球是打不高,談不遠的.偶而休息是為了可以走得更長遠; 讀書也是一樣的道理, 壓力也要適時的紓解, 才是正道.

匿名 提到...

這只看到了某些現象
但不完全代表台灣
台灣還有很多弊端
也有很多美好的面向

匿名 提到...

To MKL,
im sorry that u have the same feeling with the author about Taiwan, if u have enough time to go around, maybe u'll have another opinion. Some problems author have mark it out, but i think everything cant just look the surface, we have to look more deeper, isnt it?

thanks for u and the author let me know about what others thinks of us, i hope u have also enjoy your travel too.

Denny Lin 提到...

看完好累,也心有戚戚。
不過~是一篇值得本土借鏡省思的文章
每個國家造就的文化風氣本來就不同,但他陳述的部分是事實
未來我們該以何價值觀教育下一代?
拼命工作賺錢與快樂生活的意義是什麼?
相信大環境會逐漸走向人文與心靈的層次
台灣‧加油!

匿名 提到...

雖然很多人都說這不是台灣的全部,
不過我覺得台灣的全部就算是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也不見得看能夠得清。
有時候看看不同文化的人的想法也蠻有意思的。
與其去反對他的所見所聞以及對那些東西的評價,
其實這就是外國人如何認識台灣,不是嗎?

匿名 提到...

我生於鄉村、長於鄉村、教養於鄉村。
直到大學畢業,我才拎著行囊來到台北。
在台北,我不快樂。
希望我的下一代能在快樂的環境下成長,不希望每個孩子的童年只有電腦、課業、眼鏡,然後再無其他。
這是另一種對未來的伐害。
身可窮,心不可窮。

匿名 提到...

This is an account written by someone who does not live in Taiwan. He does not know Taiwan, he only observed it for a short time. Please do not assume that this is how all foreigners feel about Taiwan.

Isabelle 提到...

不知大家一般的出國旅行是幾天?超過14天的有幾次?不是住在星級旅館有幾次?

我生在台灣,長在台灣,總認為自己有足夠的時間可以認識台灣,可以不急,可以慢慢來.直到我認真的自助旅遊,才發現台灣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地方,人情味濃,東西好吃,風景美麗(我最愛花東).不論我去哪玩,我都努力的向外國人推薦台灣.但...知道它的美,它的好,這樣的外國人不多.

一個外國人來台灣14天,能用心觀察,寫出一篇文章.試問...腳色互換,我們也能這樣細微的觀察嗎?

不同民族有不同的民族性.有些事不說出來,並不表示它不存在.說出來,也不表示它一定存在.但別人說出來,我們該自問,真的是這樣嗎?如果不是,我們能否能用行動讓他們改變想法.

我深深的覺得,如果外國人真的了解台灣,會愛死台灣.
更深深的覺得,如果我們愛台灣,應該要盡一切努力讓它成長,不論是在軟體or硬體,人文or風景.

匿名 提到...

雖然很用心

但是見樹不見林

看看就好

匿名 提到...

我去過瑞士很多地方玩過 跟瑞士人當過同事 蠻長一段時間 Basel Lusane等都去過 比起對瑞士這國家只是知道有這國家的人來說 我算是還比較了解 我都不認為我應該用那麼主觀的文字去評斷我看到的瑞士 反過來說 很多瑞士人對於 中國 香港 台灣 等等地方也是會很亂 ...一個記者可以靠這幾天的印象 用如此文字去寫 我看 譁眾取寵吧 我是台灣人 北中南 除了東不常去 我自己都覺得 台灣很多地方我都不熟悉 很想去發掘 我都不敢用這種文字去判斷我自己出生的地方了 記者 果然是記者 對於這文章 我覺得 他寫的不是台灣 而是非常局部的某個台灣的現象 但是那不是一切 瑞士自己也是好多語言好多區域組織而成的地方 他在描述性的部份 我覺得跟常常看到的 英國研究報導好笑程度蠻像的 另外 只有自卑的人才會覺得自己沒有根.......一堆人移民去外國 尤其是那個民族大熔爐 也不見得人家會自卑到說自己沒有根 而是要教育子女 自己的根在哪裡 .....這記者還真會挑人訪問 摘取片段來化為文字

Dubwoman 提到...

本文引用至此
http://giovanna80s.pixnet.net/blog/post/26473603

匿名 提到...

我想作者的的原意並不是褒或貶..純粹只是個人觀感意見..其實不管是事實還是部分事實..某些部份可以讓我更深一層去省思跟體會..而現在的我..
工作時間長是事實..
人手1.14支手機是事實(我個人2支)..
人口密度及外匯存款多是事實(當然我沒真正查證..但報導是這麼說低)..
夫妻長時間工作..甚至分隔兩地是事實..我週遭朋友甚至家人就有人是這樣..
不久前都還沒有失業保險(因為幾乎沒有失業人口–至少官方是這麼說)、沒有健康保險、沒有退休保險、沒有社會福利..誇張了些..都有這些保險..只是沒那麼完善。每件事都由家人自己安排。的確某些保險我們只能自行準備..就怕沒了工作..政府也無能為力幫忙..因為層層的書面審核..恐怕有了失業幾付也不見的能請領..
有些人甚至把一部份休假「送」給公司..對我來說這是事實..
台灣人的情慾是不容易瞭解的,人們不善於表現情感..這是事實..至少我跟我父母親那一代是如此..連謝謝擁抱都很難說出..做出..但在我的下一代我盡量做到善於表達情感..
小孩從小補習..這是事實.至少我身邊的朋友..同學..姐姐的小孩都是如此..不能輸在起跑點上啊...不能補習最主要的原因不是想多陪陪孩子..而是經濟考量..
許多人工作到晚上十點,他們必須如此,是因為內心空虛,他們夢想在五十歲時存夠錢以便退休,然後死於無聊..的確如此...也許我並不是內心空虛..但我的確一直是這樣..至少我是希望賺更多的錢..讓生活更好..讓以後生活更好..
廟宇多..這是事實..
與中國之間的微妙矛盾關係是事實..因為沒人能理清楚到底台灣算不算獨立國家..還是是中國的其中一省..
真的..某些事實..我想..我可以有不同的思維..有能力可以改變..可以更好..可以用不一樣的方式去做..可以更快樂..我想..

侯鈞丰 David Hou 提到...

to 原作者

1.14不是1,14 麻煩原作可以修正一下

猴子

匿名 提到...

不管說是外國人或人類學家亦或記者媒體的角度來看台灣這地方,可以說是很表面的真實,形容的表像,肉眼所看到的來做解讀,未必很符合台灣人的心聲。
不過用二星期就可以寫了那麼多關於台灣這地方的事,可以說是很厲害,不過想用二星期就瞭解全部的台灣或任何地方都太草率了,如果他能待在台灣更久一個月、三個月甚至半年、一年,我想台灣或說台灣人真正的靈魂更能被看見。到時台灣的豐富性就會被一些統計的數字取代,更能了解他現在所看到的只是部份台灣。

匿名 提到...

大部分台灣人喜歡說自己多元可是卻懼怕異己的言詞或行為,聽到一些負面的詞語就認為自己被批評污辱了所以會有點腦羞的想辯解什麼,其實敞開心胸聽別人說話 他們的詞語就像後照鏡一樣可以照到自己看不見的死角,未必事實但畢竟是一種聲音,可以反思但不用自卑,擴展自己的思想路線而不會狹隘。

匿名 提到...

小朋友為了父母的期望而非自願的上過分大量的補習班被認為是可以贏在起跑點上,卻輸在一開始的獨立思考能力訓練上,他們只是被訓練成聽話的人,而且還享受在其中,認真覺得自己比其他同學優秀,別人說什麼就做什麼,等到哪天長大沒人發號命令了就無法正確的判斷與決定與思考,有多少小時候傑出受大家羨慕的同學在長大後變成了迷惘無助的人,他們在並非出於自願下,學了一堆長大後會立刻放棄的才藝,等到長大後擺脫那些補習才發現自己真正的興趣才開始從頭學起,與其說是效率還其實比較像是浪費時間與金錢,為了追求自以為的效率而快速,不謹慎思考過程與影響,只知道不要輸在起跑點上卻連終點是什麼都不知道,人生是長跑不是短跑,一股腦往前衝反而最後什麼力氣都沒有。

匿名 提到...

不曉得是不是自己的眼界不夠,但有些部分確實感覺有些偏激.

作者來台灣14天來觀察就可以看出台灣的一部分,這相當可貴,但相信若他能夠住的更長久一些並深入了解台灣的文化背景等,寫出來的報導也許就不會是這樣了.

再我看來這篇文章似乎有些偏頗,帶有淡淡的高高在上,低頭驕傲的看著台灣的感覺,也許是身為一個歐洲人的驕傲感,所以看待事情時總會與歐洲比較,輕輕嘲諷後淡淡下筆.

文章寫的台灣問題基本上都有發生,但有些卻不是普遍現象,而有些觀點也不完全的正確(神轎那邊),如果可以,還是希望那位瑞士客人能夠再度造訪台灣,深度的了解背景歷史,也許可以寫出更好的文章.

雖然是這麼說,但還是謝謝那位瑞士客人與作者將外國人看待台灣的觀點寫出來,讓大家知道在外國人眼中的台灣是什麼樣子,讓台灣人也能將缺點補足,更加提升優點.

感謝分享文章

匿名 提到...

我看到的是一段有些 personal 的旅遊日記加感想,是很表象的台灣.
卻也寫出了很多我們自己都並不認同卻習慣了的予盾與無奈,還有一些必須面對的成長與兌變過程中觸目驚心的痛.

我相信有一天,當 Mr.Signer's heart is ready for Taiwan, 也許會發現他的"Leben im roten Bereich生活於警戒之境" 或 "Love and Loneliness in Taiwan台灣的愛與寂寞" 需要重寫...

And we should be ready...台灣 加油

匿名 提到...

『從1895年到1945年台灣被日本佔據,接著被中國接收。二次大戰後毛澤東戰勝國民黨的蔣介石,蔣介石帶著150萬人民眾(大多數是有高教育水準的上層階級)、50萬軍人和國家寶藏來到台灣。』
這觀念不知道是誰告訴他的?相對比起來當時候臺灣經過了50年的承平時代,日本人的皇民化,同時也讓多數臺灣人知識水準提高。中國大陸則經歷的滿清崩潰,軍閥割據,抗日。。等等不利因素。況且來臺的多數是軍人吧?
素質提升是來臺後運用國家資源進行各種教育補貼,教育資源、教育機會的挹注才有第二代的素質提高。

匿名 提到...

Dear 長腳:

在這邊我還是向你說一聲
我將這邊文章轉貼到我那邊去
因為我還是覺得這是一篇值得省思和分享的文章
先感謝你的同意

Mouse(wangwalker)

匿名 提到...

從別人的眼睛看見的你 才是真正的你

你永遠只能聽見別人對你的描述 卻看不見你自己

所以聽是多麼重要的事情

看的人是多麼清楚 但身分永遠是旁觀者

聽的人永遠聽不清楚 但自己卻是最密切的關係者

匿名 提到...

我想轉連結至我的FACEBOOK作分享~感恩

匿名 提到...

http://www.facebook.com/home.php

匿名 提到...

為何China是翻譯成大陸?

antiquity 提到...

真是篇好文章...
想推崇的不是原文對與錯的觀點,
而是它引發閱讀者的省思;
不管是好的壞的台灣文化,都還是我們的家,
而且我相信台灣會一直進步下去,
我們都只是歷史中的一部分。
對於文章中提到的諸多現象,
我認為快樂的童年比成功的條件更重要,
然而現在的社會孩童被逼得不得不補習,倒是經年累月而成的。

好奇寶寶 提到...

讀「瑞士記者眼中的台灣---台灣的愛與寂寞」有感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58227

(第一次到貴寶地,不知張貼意見在所有發表意見的最後面,請將已貼的其他地方刪除。感恩)

匿名 提到...

怎麼都沒有提到台灣的夜市、美食....

milla 提到...

This type of blogs is very recreational, call attention because of them you always learn something useful and not as in other blogs that are a waste of time and learn nothing.Congratulations for this blog and hopefully they are more like this, I regret to say that I've only found the Generic Viagra and this with the material of common interest!

匿名 提到...

國中、高中努力為了考大學、大學努力為了找工作,工作努力為了賺錢、養家...我們這努力最終最終是為了甚麼??
台灣人的人生的目標到底是甚麼....??

匿名 提到...

不知人生目標卻汲汲營營地忙碌一輩子,又沒有好的休閒與享受,大概是最糟的事了吧!!!!!!

匿名 提到...

中國翻成大陸本人猜測 其透露譯者本身政治傾向
(認為台灣只是中國的一部份或一省)

裡面有關"根"的那段我看了真的很火

如果這些人不認同台灣這塊土地 那就滾回他們所謂的祖國去

沒有根! 台灣就是我的根 你不認同你滾 在這裡幹啥

孤兒! 不為自己爭取人格國格才真的是孤兒

莫名其妙!

匿名 提到...

我看了部分的回應,想要補充一點:

台灣人真的很愛解釋,

「我們沒有這樣,其實我們是~~~~」

試看看:

喔,原來有人眼中的台灣是這樣的啊?

匿名 提到...

從一位來自不同國家不同文化的人眼裡看到的台灣是太狹窄了~我相信只要是人類.在不一樣的年齡都會有不一樣想法和做法跟處理事情的方法都會不一樣.還有包括當下你所生存的環保和年代~
我個人認識的台灣有非常值得讚賞的人文文化.善良純樸.克勤克儉.刻苦耐勞.這是在別的國家絕對沒有的~更何況我們不但保有這些文化.還可以可以永遠走在時代尖端.有最新的科技.藝術.流行時尚事物.全世界不同國家美食.全世界最高的大樓~我是最好的我們還會更好~
當然我們是需要接受批評去檢討改進.我們更需要去告訴那些不同國家的人.我們就是生長在這樣棒的國家和城鄉就是因為有老一輩的刻苦耐勞才會孕育出這麼多優秀的人才~我們的真~善~美.值得我們很驕傲大聲的說我是台灣人~~

匿名 提到...

我覺得作者不過是就他看到、感受到的台灣來表達感想,我們應該有更包容的心及視界來聽聽作者的敘述。
假如哪一天如果我們有麼樣的一份熱情,想去描述我們所看見的某一個國家時候,那我們不也是將當下眼中所看到現象,加上我們的感受用文字加以描述。
那麼是否有所謂深入所謂的歷史文化、民俗風情,就是個人的熱情與否罷了。

匿名 提到...

看完以後雖然有一點點悲傷 但卻又有一種身為台灣人的滿足和感動!!!

鬼島 提到...

原標題「Leben im roten Bereich (Life in red zone)」,
直譯就是「生活在警戒(危險)區」。
台灣的生活品質本來就比瑞士差,也比不上其它西歐國家,
來自富裕國家的記者,看發展中的國家台灣,理所當然帶有負面和批評的言詞,當然啦,台灣人看了就很不爽,說他偏頗。

然而,作者看台灣是觀點,相信也是大部份歐美人士的觀點。是的不要懷疑,台灣在老外眼中就是如此:工時超長,城市擁擠龍蛇雜處,社會福利不夠好,生活壓力大。只有沒在國外生活過的台灣人會說台灣好(指長期居住五年以上,旅行唸書不算)。

樓上說"台灣有最新的科技.藝術.流行時尚事物....我是最好的我們還會更好",才是眼光狹窄。以為台灣是大國。以為台灣是強國。從來不知道外國人眼中的台灣是什麼樣子。


全球10大最適合居住城市:瑞士蘇黎世的排名第2

World's most livable cities
http://en.wikipedia.org/wiki/World's_most_livable_cities

全球百大城市排名: 台北市第84名,輸給東京、香港、北京、上海、首爾

The Global Cities Index 2010
http://www.foreignpolicy.com/node/373401

匿名 提到...

翻譯得其實非常糟糕耶,無論是英文或是中文。很多地方都不甚通順,甚至英文與中文翻譯出來的辭意相左。而中文翻譯當中也出現了許多譯者自己的意見。
希望可以看到德文原本,這樣可以更了解原作者眼中的台灣。

匿名 提到...

我也認同作者的的原意並不是褒或貶, 關鍵是由一個歐洲人類學者的眼中所看到的台灣, 有些無奈卻也無法否認一些事實, 對吧!!
雖然身為永久中立國的瑞士人沒辦法體會, 我們的民主自由其實是用多少的代價與犧牲來維持的, 甚至連我們自己都沒感覺而無視了;儘管享受著近乎完美社會福利及公共建設的瑞士人也不能了解, 我們是怎樣放棄生活品質來彌補這種對生活的不安感。
但是身為台灣人的我們也剛好由外國人的角度提醒自己, 我們從小一直遵奉的價值觀放眼世界來看其實是特殊的。在大家埋頭拼命賺錢買屋買車, 然後等著退休無聊致死, 卻覺得理所當然時, 其實有種東西叫『生活』!!! 在父母學校逼迫著小孩排滿各種補習, 只一味認為不能輸在起跑點時, 其實有段日子叫『童年』!!!
何必急著否認呢?? 他們沒看到或寫出來的台灣優點, 我們已經擁有了, 但可以省思進步的地方, 藉由他們的眼睛看到了, 我們才能更好啊!

宜蘭人 提到...

第一點,在 2011 年才讀到這一篇,卻沒有感覺到它的內容有過時. 我住在美國的時間比台灣長,但是在年過三十後又回到常常在夢裡懷念的蘭陽平原住. David Signer is an excellent writer. 以一個瑞士人的角度來寫台灣可以有如此的觀感,實在令人欽佩. 我想如果他有機會到宜蘭住住,會發現一個不太一樣的台灣.
第二點,樓上的那個人實在太過分了. 你是專業翻譯嗎? 人家好意把一篇好文章和大家分享,我讀了英文和中文版,認為翻的相當不錯,繼續加油!你要是認為別人翻的不好,自己有本事發 e-mail 去要到德文版,再翻來讓大家比比看;再來批評別人的工作.

匿名 提到...

除去台北,台灣其他地方"正常"多了~

匿名 提到...

台灣男人對於"性和愛"的態度其實是很無奈的,他們曾經相信過愛、渴望更好的性,但是當他們沒有錢的時候,所有的性和愛不過招來他們深愛的女人厭惡而已。
重要的是"錢和工作",這是出社會後台灣女人敎會他們的事。

匿名 提到...

很特別的觀察文章,我從來沒意識到台灣相較於其他國家,居然有這麼汲汲營營於金錢..但,關於"愛"的部分,其實我們沒有作者看的這麼少才是。
謝謝翻譯,看中文還是比較不辛苦的。

Colin 提到...

好像有一些中文的字句 在英文沒出現?
究竟是翻譯者自己加的 還是英文漏掉
像是過馬路的的小綠人 怎麼沒在英文中看到??

還有艋舺是 附近城鎮犯罪率較低的...
我一直以為那邊是幫派集中區(電影看太多...?)

匿名 提到...

這篇文章的翻譯有些失誤(大部分是憑空產生的中文字句),雖然不影響整篇文章的意涵。但是我覺得讀者有知的權利。

只有中文:
*如果自由化繼續進行,二十年後的中國可能就像現在的台灣。
*家庭是台灣社會變遷中特別引起注意的生活範疇。
*他甚至用了「全副武裝」這樣的字眼。
*台灣不僅也是如此,更由於歷史背景因素,
*在台灣可以感受到中國以一種矛盾的方式存在。(兩次)
*在台灣可以察覺到一種清醒、一種警覺,這情形讓人想起以色列。這個中東國家除了強調它的合法性之外,也要表現得比敵對的鄰邦更好。
*這導致一個弔詭的現象:
*而低社會階層的孩子則只好去「壞」的大學。久而久之,自然會加深貧富懸殊與城鄉差距。
*住在台灣「和中國」的瑞士女人
*賣傳統中藥的人把情慾當成促銷的工具
*直到上學年齡,孩子都還和父母親睡在一起。長久以來,
*日本、中國、韓國、泰國、美國、歐洲及台灣原住民的菜餚錯綜交織。
*在他後面是些老饕就著露營的小桌子,正在喝蛇湯、龜湯。
*她自己「或許也」同樣這麼希望
*下週Chang Mei-Ling會參加一個「驅動旅行」。她的公司請最好的十二個員工去夏威夷。她還和家人住在一起,
*台灣社會的差距與不同時代面貌並存的情形令人感到困惑
*過馬路時,綠燈裡一開始有個小小的人閒適地走著,在他上面是倒數計時器,然後那小小人越走越快,直到最後像發瘋似地狂奔。
*「妳覺得怎麼樣呢?」
*「我們必須一直是最好的」,Chang Ming-Lei簡單明瞭地做評論。
*可是對一樓的商店卻有好處
*台灣人很小心,…鐵欄杆卻讓人無法逃走
*電源是由一個在後面推著的,發出難以忍受噠噠聲的發電機所提供。
*居民如何對待這種「強烈要求展現崇敬的」地方
*Andy Hug也曾經是他的學生。他原本是醫生,後來改學中醫,最後專注於亞洲各種武術。
*就像是踩下法拉利的油門
*雖沒有工人示威,
*坐在鞦韆上

不正確的翻譯:
besides visiting karaoke bars
錯誤:就在卡拉ok旁邊
正確:除了卡拉ok

The people are prude
錯誤:人們不善於表現情感
正確:人們過度正經

décolleté(法文)
錯誤:深裁的前襟裡面
正確:乳溝

on another there are the hired mourners
錯誤:另一部是哭號的女人
正確:另一部是專業哭號人員

Nowadays the motels are doing good business
錯誤:人們對Motel的需求已有好一段時間,可以相當便宜地在那裡築起愛之巢
正確:現在汽車旅館生意很好

studied French literature
錯誤:讀羅馬語言學系
正確:讀法文文學

But there are not many that will meet these criteria, besides the fact that she has hardly time for a relation.
錯誤:而能夠符合這些條件的少數人往往有許多工作,所以沒時間去找另一半。
正確:而能夠符合這些條件的人算少數,而且他(Chang Mei-Ling)沒時間去找另一半。

He said that he wanted to earn a million first.
中譯:他說要先賺到一百萬美金。
(真的嗎?美金?)

Many people don't work till 10 pm because they have to
錯誤:許多人工作到晚上十點,他們必須如此
正確:許多人工作到晚上十點不是因為必須如此

but 'money papers' that are specially made for ritual offerings
錯誤:而是看起來像錢的紙鈔
正確:而是為了儀式所做的特殊紙鈔

For example there is the City of God temple;
錯誤:和瑞士教堂不同的是,年輕人也來廟宇
正確:例如說,有一個「神都」的廟(這是什麼意思阿)

God can be placed in there and moved around, for example on someone's birthday
錯誤:神過生日的時候,把神放進車裡,到處開著走。
正確:神可以被放在車裡到處走,例如說是某人的生日的時候。

and he does not exaggerate
錯誤:這當然是有那麼點誇張
正確:這並不誇張

meditation is not to withdraw from the world environment
錯誤:冥想不是從世界撤回
正確:打坐不是從環境中取出(能量?氣?)

宜蘭人 提到...

樓上的匿名者,
感謝你花了這些時間來訂正這篇文章的翻譯. 不過,我更想知道的,是身為台灣人的我們,該如何不為了每天的生活,而忘了我們的生命的意義. 一個人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活的? 我們真的很愛台灣嗎? 每天看新聞,讀報紙,就能改變我們不喜歡台灣的那一部分嗎? 還是只是讓人更加生氣及失望??

這篇文章從 2006 年寫到現在,居然還是能引起大家的討論;讀的人還是會為裡面所寫的內容有所激動. 是不是證明了這個瑞士人的確看到一些我們台灣人自己所沒看到的地方? 在我們步入民國 100 年的今天,當然很多地方已經和他當初在 2006 年時所接觸的是不一樣的了; 但是,有更多的是完全一樣不變的. 台灣的男人和女人間的關係, 在 30-50 歲的人群對於愛與麵包的態度? 台灣人對於婚姻及如何養育,教育小孩的方法及我們政府的教育制度, 等等..., 是不是才該是我們在看完這篇文章以後該檢討的.

Unknown 提到...

看完之後,我心有戚戚焉。

從小到大,父母都忙於工作,放學的第一件是就是到補習班上課。從國小到高中,不間斷的補國文英文數學物理化學音樂美術。周一到周日,日復一日。即使是假日,也因為平日父母工作辛苦,所以都會一整天待在家不會出門。而作為小孩的我,也會被要求「好好讀書」,而被關在房間內不准出來。

上了大學之後,我才發現我的視野是狹隘的。在臺灣這不大的島嶼上,我去過的地方屈指可數,而有將近一半的地方是上了大學之後跟朋友去的。(就像文中說的「兒童樂園」,我也只有在小學的時候跟著學校戶外教學去過一次)

但我認為這不能怪罪於我的父母,因為和我一起長大的朋友們,他們的生活情況也是如此。

換個角度想,是這整個社會的奇怪的風氣所導致之。父母們在這個價值觀下長大成人後,換成他們身為人父人母,也自然而然的以相同的方式教養我們。

就這樣,我們一起在封閉的社會中長大,然後不斷的循環、不斷的傳承下去吧?

匿名 提到...

借轉 謝謝

匿名 提到...

meditation is not to withdraw from the world environment
翻作「冥想不是從世界撤回」應該沒有錯吧?

匿名 提到...

"From 1895 till 1945 Taiwan was occupied by Japan,after that period it belonged to China. "
-大錯特錯的原英文。(另,"till" 此字不存在,應為“until",或"'til(縮寫)"。
事實是,自1945後,來自中國的非法移民藉著槍支武器,違法國際法-舊金山合約, San Francisco Peace Treaty 而佔據台灣。當初的美國為了利用蔣的影響力,來制衡中共,而睜一眼閉一眼地沒為被蔣軍隊中國人佔領的台灣站起來,台灣人自己也太不了解國際局勢-至今仍是如此,久而久之,台灣自己都忘了自己是誰,世界更不了解台灣,一直以為台灣等於中國。
台灣局限在升學壓力--中共滲透力量的陰謀,讓台灣無知於自己的國際(無)地位。

匿名 提到...

好好的一篇卻有個中共人來搞破壞……

我成長的經歷並非如這篇所敘述,我的朋友們也不是全部都汲汲營營於學業,而我們都是都市人,這算是要破解的迷思吧。
我的父母沒有讓我早早補習,好在升學考驗中贏過其他同儕。他們讓我玩樂、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這讓我至今仍對此抱持感激。

作者的確看見了部分的臺灣,但是,不用太難過他只看見了"部分",因為就算身為一個土生土長的臺灣人,也無法看見全部的臺灣。
有些人的確找不著根,有些人早已明瞭根在哪邊。
無論外在壓力如何,我會挺身而出保護的家園,我會毫無芥蒂生活的土地,就是我的國家--中華民國。

Vicky 提到...

引用:"還可以可以永遠走在時代尖端.有最新的科技.藝術.流行時尚事物.全世界不同國家美食.全世界最高的大樓~我是最好的我們還會更好"
看完回應才發現我們台灣人實在滿自我感覺良好的,居然還有人認為台灣是世界上最好的國家。
我身邊認識的親戚朋友,只要是家裡環境優渥經濟能力很好的,都有想過要辦移民或者已經移民,要不然就是想辦法讓下一代接受國外的教育,而不是台灣的。更不用說我們很多名人政要的兒女,不少人都有一本外國的護照。相對而言,很少會有歐美國家的人會想全家來長住台灣的吧?

這裡誰可以告訴我,要是台灣這麼好,為什麼好多台灣人想去住別的國家?

匿名 提到...

我同意樓上. 台灣處於世界的邊角, 不重要的邊角

台灣人在許多領域都在國際上大放異彩, 表示台灣人是有能力,有潛力的, 這些才能也該被使用在政策上. 但我不懂政治, 我也不知道政府應該做什麼好.

我已經成為加拿大公民, 但我想要台灣更加油!!

匿名 提到...

作者只來台兩星期,所以能取材的樣本數也不可能太多,除了自己本身的看法外,也受接觸對象主觀看法的影響,但我較訝異的是若作者如前言所提是位人類學家,無論他擅長哪方面的研究,都應該知道有些東西是可以被正確查證出來的,例如:"不久前都還沒有失業保險(因為幾乎沒有失業人口–至少官方是這麼說)、沒有健康保險、沒有退休保險、沒有社會福利",但台灣的全民健保早在1995年就開辦啦,雖仍有改進空間,但在國際上它是相當有名的一個政策,歐美各國以及臨近的國家也紛紛參考學習的,例如美國就有相當多的探討,作者要確認這些資料並不是不可能的,另外,政府的人力資源統計(失業統計)也行之有年,每個月都有統計報告,雖然曾被討論有美化之嫌,但官方要說出"幾乎沒有失業人口"這種話,大概會被我們砍吧(為啥要砍?因為把我們都當阿呆咩!)
其實作者文章很多地方我都有心有戚戚焉的感受,但也有部分是感覺應該多加查證,畢竟小心求證是記者應有的義務。

匿名 提到...

請問可以標明出處然後轉貼嗎?

匿名 提到...

(我們的國家社會資源 是不是被嚴重扭曲了, 且債留給下一世代, 合理嗎? 我們是否該從最基本的公平正義 來省思我們的社會)

韓國上班族和政府公務員雖然實行不同的養老保險制度,但退休年金基本上是相同水平的(日本亦如此)。目前,韓國上班族的國民年金的所得替代率最高為70%,韓國公務員年金替代率最高為76%。從表面看公務員養老金高於雇員,但加上另外3個內在因素,兩者水平基本上差不多相同,甚至韓國上班族 還要高於公務員。
(不像台灣公務員所得替代率95%, 高達上班族的1-2倍以上,民國55年以後出生的上班族勞工,請領年金的年齡 還要延到65歲, 但公教人員,年資滿25年、年滿60歲起 可領月退俸. 差這麼多,如果公教人員是公僕, 上班族勞工是工蟻或奴役嗎? )
資料參閱http://www.calss.net.cn/n1196/n1346/n6008027/6160887.html

台灣公務員 退休後 所得替代率高達95%, 而上班族勞工 退休後 所得替代率 最高為46.5%(上班族年資30年 退休時 月薪越低的話 可達46.5%, 退休時月薪6萬時 約只有三十幾%, 月薪8萬時 約只有二十幾%)
:公教人員 退休後 30年 所領的退休所得, 竞然 比 此公教人員 在職時的30年 領的還多, 整天閒閒在家或四處去玩 , 竞比辛苦工作的人 領得多 ,
如果此公務人員 退休時 月薪8萬多元, 一般的國中小學教師 退休時的月薪 也約8萬多元, 退休後 亦可月退俸領約8萬左右, (這是大學畢業起薪的3倍耶), 等於退休後 年領百萬元, 領到死, 公教人員退休時的月薪幾萬元, 退休後 差不多 亦領相同月薪的月退俸, . 這對貢獻政府稅收七成的 上班族( 平均月薪才3.6萬元) 是何其不公啊, 這樣 花納稅人的錢???
http://www.moneydj.com/kmdj/news/newsviewer.aspx?a=9cabd092-5899-44af-9cd9-fc063da5fcfd

根據民間團體「公平稅改聯盟」指出,2011年中央政府隱藏性債務高達15兆7,090億新台幣,加上已公開債務4兆6,285億元,合計實際國債金額為21兆1370億新台幣(約7,355億美元),平均每位國民背負91萬9000新台幣(約31,981美元)的債務。
2010年政府再以帶動經濟為藉口,讓公務員軍公教調薪3%,使得每年再舉債220億,排擠公共建設、教育、社福支出。15兆7千億的潛藏債務中,光是應付軍公教退休人員之退休金就高達8兆6419億,佔潛藏債務總額的55%,台灣國債壓力將更為沈重,走向希臘因冗員公務員占國債支出過多而面臨崩潰的末路。(注:日本與韓國的上班族與公教人員的退休後年金福利是公平 差不多的, 而台灣則相差極大). (資料來自)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B%BD%E5%80%BA


根據行政院退撫基金2010年研究報告與 中國時報 1月/8日/2011 A3版 軍教課稅特別報導,近年 各國改造退休金制度後 ,公職人員平均退休所得替代率已大幅降低,但台灣公教人員退休所得替代率仍高達95%, 跟歐債爆發前的希臘一樣是95%。
國家經濟體 主要並非靠公務員支撐的啊, 是靠更多社會菁英或辛苦勞工打拼, 來發展經濟的啊。(注:日本與韓國的上班族與公教人員的退休後年金福利是公平 差不多的, 而台灣則兩者相差極大).
公教人員退休所得替代率 各國比較表 。
改革前---> 改革後:日本 41%---> 34%, 德國 9% ---> 40%, 法國 65%---> 51%, 葡萄牙 90%---> 54%, 瑞典 79% ---> 62%
芬蘭 66% ---> 63%, 韓國 69%---> 67%,義大利 90%---> 69%, 台灣 100%---> 95% (資料來源:退撫基金2010年研究報告)


日本 公務員(適用共濟年金) 比上班族(適用厚生年金) 僅高出30%的年金福利,(注:台灣高達100%~200%以上), . 已被日本民間上班族社會人士罵翻天, 因此 日本政府 已决定 將公務員與上班族 的年金計算方法統一, 二者同屬 國民年金的第二類被保險人 , 法案已在審理中, 因此 公務員高出0.3倍的年金福利, 將不再存在. 雙方均用 同等 的計算公式. 。(注:日本與韓國的上班族與公教人員的退休後年金福利是公平 ,差不多相同的, 而台灣則兩者相差極大).
台灣何時才會改革呢?
國家經濟體 主要並非靠公務員支撐的啊, 是靠更多社會菁英或辛苦勞工打拼, 來發展經濟的啊, 大家應受同等公平的對待與照顧啊.
請參閱 2011年 5月 23日 日本厚生勞動省 的 年金資料
http://www.cas.go.jp/jp/seisaku/syakaihosyou/syutyukento/dai8/siryou1-2.pdf

匿名 提到...

謝謝 這寂寞無愛的台北.. 樓下舉例的 你有超過五年十年離開台北去生活過? 不要跟我說 台北之外的台灣像是這樣的狀態...台北可以獨立 但是台北不是台灣 謝謝!!

匿名 提到...

我是一個台灣人,也如報導的一樣,父母都在工作,小時候也常常補習,不過我並沒有覺得不幸
對大人而言,補習班跟安親班是一樣的,所以有些人上補習班不見得是為了竟爭,可能就是父母懶的管小孩緣故吧?誰知道呢?
不過說台灣無根的話,我覺得不認同
在台灣會有很多文化並存,我覺得是[想讓大家也知道我知道的,喜歡的東西]這樣的感覺,並不是沒有根,只是那根存在的非常透明,所以才沒發現吧?
台灣的顏色還太淺薄混濁,所以才會嚮往有著獨特色彩的國家
....當然我是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想的,不過我很喜歡台灣的獨立性,因為它讓我很自在

匿名 提到...

我覺得台灣並不是和這位作著描述的!!
當你在看台灣時不能用你所知道或你看到的來訂標準,
而是用心去體會,
像是有一次我從補習班走回家遇到很有趣的老爺爺,
明明互相不認識卻和他聊起天來,
或許他是日治時代出生的關係,
一直硬要交我日語,
我問他很多日文文法,
即使不會他也用字典查給我看~
其實看到這裡...台灣的 人.情.味 一直出現在生活中
台灣人要補習我覺得沒有不好
你在補習過程中學習人際關係和學習
而且在補習當中又沒有一直讀書
像紙牌.大老二.跳棋...等
很多童玩都是在補習班學會的~
台灣的醫療是全世界最好,
只要附掛號費150元就可以去看醫生
有時出去玩很Hi就和別人隨便揮手
別人也會笑笑的回應你

台灣的好無所不在 不能用數字 立場來評論
所以葡萄牙人才稱台灣為 福爾摩莎

seo公司 提到...

請問可以將這篇文章節錄後轉到小弟的FACEBOOK嗎? 謝謝!!

匿名 提到...

還蠻值得深省地?許是我運氣較好,周遭並無任何人如此勢利、但必須說身為臺灣人也卻看的到更多不足的地方。
其實感覺最為困惑的部分還是儘管作者呈現了他的觀感、但他所接觸的人卻並不能夠代表所有人吶!不過文化壓力和政治孤立有時真的讓我們無法喘息

匿名 提到...

另我也從沒去過華西街夜市0_0......依比例來說;會接觸那些食物的人其實也是少數罷!

匿名 提到...

但想到小時候待在補習班和安親班的歲月真是痛苦T_T

收購老酒 提到...

感謝提供不同角度看台灣的觀點!

Unknown 提到...

張貼留言